筆趣閣 > > 張三豐弟子現代生活錄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南瞻帝君

第六百四十五章 南瞻帝君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推薦閱讀:斗羅大陸、將夜、凡人修仙傳、一世獨尊、大醫凌然、仙逆、劍卒過河、元龍、牧龍師、大夢主

老子點了點頭,道:“三弟一去,西方教和天庭坐大已成定局,我倆雖能震懾,卻不能左右。此子得傳巫門衣缽,身具盤古血脈,與你我有緣,身邊又有許多厲害人物相助,必非同小可,可堪將來對抗西方教和天庭的重任,賢弟可下符召冊封其為南瞻帝君!

元始天尊點了點頭,道:“弟正有此意!

老子又道:“可再冊封孫悟空為齊天大圣,位同帝君,不受天庭轄制,正了其名!

元始天尊再點頭贊同。

接著兩人又密談了一些,老子便騎著板角青;匦继烊チ。

老子一走,元始天尊便將南極仙翁喚了來,道:“傳本尊法旨冊封云明為南瞻帝君,冊封孫悟空為齊天大圣!

南極仙翁乃精明之人,聞言心里明亮如晝。南海一戰,亞圣大鵬明王戰死,燃燈敗走,定海神珠、紫金缽盂盡落南瞻仙君之手,就連九天玄女也成了南瞻仙君的妻子。南瞻仙君一系力量已經初露鋒芒,初成雛形。如今通天一去,南瞻仙君一系的力量也終于成了三教與西方教、天庭互相挾制的重要籌碼。

南極仙翁領了法旨出了玉清天,直奔天宮而去。

玉帝最近心情可以說糟透了,定海神珠這等稀世珍寶,九天玄女這等奇女子竟然都歸了南瞻仙君。這次南海之戰的最大贏家竟然不是他,而是南瞻仙君。如果不是因為前段時間死掉了個通天,玉帝現在估計連上朝的心情都沒了。

正當玉帝陰沉著臉,聽著下面仙卿神將匯報仙界大小事情時,有仙官稟告有南極仙翁捧了元始天尊符詔來見他。

“南極仙翁?元始天尊符詔?”玉帝包括眾仙卿神將個個異常驚訝。

“奇怪了,元始這家伙都幾百萬年不過問天庭事情了,怎么突然想到下符詔了?”玉帝心中暗自嘀咕,心里有種不妙的預感。

元始天尊符詔可是非同小可。如今玉帝雖然翅膀硬了,自己的勢力已經形成了。但說白了,玉帝仍然只是三教委托統管仙界的代理人而已,除非玉帝現在就想撕破臉皮,否則他就不能有絲毫怠慢。

玉帝心里嘀咕著,卻絲毫不敢怠慢地召集諸天星神,文武仙卿,極其隆重地迎接元始天尊的符詔。

南極仙翁手捧玉符上得殿來,手中玉符霞光放射,云光縹緲。

南極仙翁此乃代表元始天尊而來,見到玉帝既不行禮,更不跪拜,徑直捧著玉符宣讀起來。

“元始天尊法旨,南瞻仙君云明初掌南瞻部洲,便收復積雷山、千云山,平南海叛亂,功勞巨大,特冊封云明為南瞻帝君;ü窖鯇O悟空協助南瞻仙君有功,特封其齊天大圣,位同帝君……”

宣讀完符詔,靈霄殿上所有眾神仙卿都齊齊跪地領旨,玉帝卻是氣得幾乎要爆走,眼神恐怖得幾乎要殺人了。

南瞻帝君啊,可不同南瞻仙君,仙君一職,玉帝真狠下心來也能說撤就撤,無非跟終南山、花果山、九天山等撕破臉皮而已?扇缃袷堑劬,再上去一點就可以把他玉帝給踹了,哪里是他玉帝說撤就能撤的,不要把他玉帝的位置給爭了去,平時多給點面子就算不錯了。更可氣的是,竟然還正式給孫猴子封個齊天大圣,位同帝君,那豈不是當著仙界所有人的面狠狠扇他玉帝一耳光嗎?

只是此時還不是玉帝揭竿而起,光明正大違抗元始天尊的時候,只好無奈地接了法旨。

南極仙翁見狀,屁股一扭出了靈霄殿,跨仙鶴回玉清天去了。

南極仙翁一走,玉帝便陰著臉讓太白金星下天庭傳旨,又命仙官將此符詔通告整個仙界,然后滿臉不快地退朝回昆侖山瑤池宮去了。

南瞻仙君府,張湖畔手中捧著紫金缽盂,嘴角掛著冷笑,解開了紫金缽盂的層層禁制,然后強大的神識猛地沖進了紫金缽盂內。

紫金缽盂內紫光渺渺,空間無邊無垠。

張湖畔神識真靈一入紫金缽盂中,便化身為帝江,在紫金缽盂的空間內尋找燃燈躲藏在此法寶內的一點神識真靈。

很快帝江化身猛然停了下來,重新恢復成張湖畔的模樣,一片紫光之中,燃燈正端坐其中。

見張湖畔出現在眼前,燃燈一臉駭然,道:“云明你不要欺人太盛!”

張湖畔冷冷一笑道:“你不過是燃燈一縷神識而已,在我眼里猶如一螻蟻,有何欺人之說!

說著一拳過去,將燃燈擊得灰飛煙滅。

靈鷲山,覺圓洞,正在閉關療傷的燃燈猛地噴了口鮮血,鮮紅的血滴掛在他的嘴角,兩眼赤紅,表情甚是猙獰。

“云明小兒,本座與你勢不兩立!”燃燈兇光畢露,恨恨地道。

滅了燃燈的神識,張湖畔便靜心將這法寶重新煉制一番。張湖畔自己本就是煉器大師,又得云中子指點,自然非同小可,花費數月的時間便將這法寶給煉制成自己的法寶了。

哈哈!由此法寶相助,只要哪位妖王不肯歸順,便用紫金缽盂將他給罩住,倒也省事,張湖畔煉化了紫金缽盂后,開心地想到。

正當張湖畔開心時,有將士稟告:“太白金星奉玉帝之命來宣旨!

張湖畔聞言,急忙出府迎接。

“太白兄別來無恙!”張湖畔遠遠就笑迎道。

如今張湖畔乃仙界六帝君之一,比玉帝也只低了那么一點,身份比他太白金星尊貴多了。雖說張湖畔還不知道自己如今已經貴為帝君,可是太白卻知道啊,聞張湖畔還這般稱呼他,心里一個哆嗦,急忙回了一禮,云明兄的稱呼卻愣是叫不出來了。

張湖畔何等精明,見太白金星神情有些拘謹,知道必然跟他手中圣旨有關,只是卻也猜不到自己竟然短短時間升任帝君了。

張湖畔將太白金星迎進仙君,太白金星將圣旨一讀,張湖畔方才知道自己竟然成了帝君,暗暗震驚不已。心想,玉帝再想拉攏自己也無需封自己這么大的官,況且帝君一職估計只有元始天尊下符詔方行吧。

正當張湖畔暗自思量時,太白金星果然提到了此乃元始天尊下的符詔。

看來真正想拉攏我的應該是元始天尊了,張湖畔暗想,不過這倒是好事,自己與西方教結怨,在自己還未得證至圣之前,也唯有三教能做自己堅強的后盾。

“恭喜帝君了!”太白金星說完了事,起身向張湖畔躬身道。

太白金星乃謹慎之人,如今張湖畔今非昔比,他不敢失了禮數。

張湖畔見狀,臉色一沉,不悅道:“太白兄這是何意思,莫非我云明當了帝君,你便不認我這位兄弟了!

張湖畔雖然滿臉不悅,太白金星卻反倒越發感動,知道張湖畔是真君子,急忙道:“是太白之錯,云明兄勿見怪!

張湖畔聞言,才轉怒為喜,起身拍了拍太白金星的肩膀道:“你我二人也好久未見面了,一起喝幾杯吧!

太白金星聞言,笑道:“我還得趕往花果山,等去了花果山,回天庭交了差了,再來與云明兄把酒飲歡!闭f到這里,太白金星向張湖畔抱了抱拳道:“說起來,我還未向云明兄道喜呢!”

張湖畔知道太白金星此話是指著九天玄女而言,仰天笑了笑,道:“多謝,多謝。玄女這段時間都在南瞻天城,等你來了,我將家人都叫上,說起來她們很多人都還未見過你!

太白金星聞言,心里既是感動又是驕傲,這仙界能讓尊貴的帝君以家宴的規格招待的恐怕除了孫悟空等人外,也就自己了。

“哦,對了,你怎生還要去花果山?”張湖畔問道。

太白金星聞言,笑道:“這次元始天尊除了下符詔冊封你為南瞻帝君,還冊封孫悟空為齊天大圣,位同帝君,算是正了大圣之名,今后這花果山就算陛下也不能再發兵征討了!

張湖畔聞言,仰天大笑道:“有趣,有趣,只是這大圣封號,如今就算元始天尊不封,陛下也是不敢發兵征討!

太白金星終究是玉帝的人,聞張湖畔言語中頗有不敬之意,雖然知道張湖畔這樣的人物本就是跟孫悟空同一類人,不是玉帝所能控制的,但聽在耳里終究有些刺耳,訕訕地道:“如此一來總算名至實歸,別人再也不能說大圣狂妄了!”

張湖畔聞言,點了點頭,這世界就是這樣,強者定下的規矩便是真理了,強者給的封號才是真正的封號。

兩人稍微又寒暄了一會,太白金星忠于職守,起身告辭往花果山去了。

太白金星一離去,張湖畔便讓人去將牛魔王和玄天狐王給請來。

(未完待續)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章節有誤,我要:報錯
X
Top
婷婷夜色福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