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 我能觀想神魔 > 第二十章 文會

第二十章 文會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推薦閱讀:斗羅大陸、將夜、凡人修仙傳、一世獨尊、大醫凌然、仙逆、劍卒過河、元龍、牧龍師、大夢主

隨后,蘇玥便頭也不回的轉身,朝著停在街道旁的三輛馬車走去。

穿著一襲青衣的白子良保持著淡淡的微笑,朝眾弟子們點了點頭,目光著重在秦陌的身上多停留了一瞬,他勉勵道:

“此次文會,望諸君好生努力,給咱們上陽學宮多長幾分面子!

隨后,他便坐進了蘇玥所在的那輛馬車當中,文院弟子緊隨其后,一同上了第二輛。

余下的幾人看著剩下的唯一一輛馬車,各自對視一眼,一股詭異的氣氛悄無聲息的彌漫在了空氣當中。

林知白輕輕地咳嗽了一聲,率先打破了沉默,他按著遲頓的腦袋,一把將他推到一邊。

遲頓頓時蹬蹬蹬的后退了幾步,似是站立不穩,差點摔倒。

他瞪大眼睛,可憐巴巴的,一臉委屈的看著林知白,鼻子抽動了幾下,緊緊的抿著唇。

一幅泫然欲泣的模樣,好似林知白并不是把他推開,而是給他留下了一紙休書,從此不再相見。

一個大男人,擺出這幅小女兒姿態,秦陌幾人俱都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只覺有一股刺骨的寒意順著脊柱攀升,直沖天靈蓋,越看越瘆得慌。

林知白本就膚如黑炭,此時一張臉變得越發黑了,他咧開嘴角沖著秦陌笑了笑,尷尬道:

“秦兄弟,巧啊,沒想到又見面了,那啥,咱們還是趕緊先上馬車吧,莫要讓教習們久等!

隨后,也不等其余幾人有所反應,林知白一個箭步便飛竄到了空著的馬車旁,掀開簾子一馬當先的坐了進去。

猝不及防間,幾人都沒反應過來,葉天瓊呆滯的看著一旁的遲頓,猛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后悔萬分。

失策了!

早知道就該從侯府那邊調一輛馬車先來用用的。

然而現在后悔已經晚了,在蘇玥不耐煩的催促下,葉天瓊和秦陌終究還是不情不愿的和遲頓一起坐進了同一輛馬車當中。

萬幸的是,馬車內還算是寬敞,秦陌三人進去之后,不約而同的全都選擇坐在了葉天瓊的對面。

等到遲頓進來之后,左右看了一眼,根本沒有任何遲疑,癟著嘴巴就湊到了林知白身邊。

林知白的額頭上頓時浮現出了幾根黑線,他再次尷尬的笑了笑,捅了一下對面的秦陌,賠笑道:

“那個,秦兄弟,稍微挪挪地兒,擠一擠,擠一擠!

然而秦陌已經閉上了眼睛,充耳不聞,甚至他的意識已經進入了神魔圖錄當中。

碰了一鼻子灰的林知白又轉頭看向了葉天瓊和杭羿,然而兩人俱是雙手環抱于胸前,正眼都不瞧他一眼。

幾人都不搭理他,林知白只得呵呵的笑了幾聲用來掩飾尷尬,認命的坐回了原位,一臉的生無可戀。

遲頓又想把頭湊到他的耳邊說些悄悄話,林知白當即便坐到了角落,一臉兇狠的模樣,惡狠狠的吼道:

“遲頓,你離老子遠一點,文會結束之前不準跟老子說話!”

他是真不理解,武夫去參加文會也就算了,可為什么要把遲頓這個奇葩給帶上,這不就是來添堵的嗎?

而此時的第一輛馬車內,白子良和蘇玥其實也想不明白這個事兒。

兩人相對而坐,白子良微笑著開口問道:“師妹,師尊他老人家怎么突然改主意了?”

聞言,蘇玥的視線并未從手中捧著的書卷上挪開,頭也不抬的淡淡道:

“師兄你也知道老爺子是什么德行,如今宮主閉關不出,這學宮只得是由著他胡鬧,又是一時的興起罷了!

白子良緩緩點了點頭,可他的心底卻并不如此認為,而是另存了其他心思。

師尊雖是個玩世不恭,戲弄紅塵的性子,可眼光卻一向是毒辣的很。

這一次他老人家破天荒的派武院弟子去參加文會,其中還有天賦非凡近乎可怕的秦陌。

而且其余幾人的身份背景也都不簡單,天武侯的嫡子,大秦軍神的子嗣,這幾個人就沒一個是好相與的。

白子良心中隱隱有著猜測,師尊怕不是,想要下一盤大棋!

這次的文會果然不簡單,就是不知道,秦陌這顆尚且稚嫩的卒子推過了河,能給上陽學宮帶來什么樣的驚喜。

想到此處,白子良的眉頭微微皺起,眼底也是深深的埋著一絲憂慮。

就在馬車的顛簸當中,上陽學宮的眾弟子跨過了大半個紹京城,終于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青天大陸的儒家圣地,數不盡讀書人心中向而往之的地方——清風書院。

秦陌邁步踏下馬車,看著面前這個在記憶中有幾分熟悉的地兒,心中不禁泛起感慨。

就在幾天前,他尚且還是清風書院的記名弟子,通過初試之后,還在書院里邊待了有大半天。

若是他能再通過復試,成為正式弟子,便真的是走上了一條一步登天的光明大道。

奈何最終還是功虧一簣,甚至落了個身死道消的下場,就連秦玉,也差一點就慘遭不幸。

不過現在的秦陌,已經不是之前的秦陌了,二者遠遠不可同日而語。

雖然只是隔了短短的幾日功夫,但他卻是從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搖身一變成為一個一品武夫,跨入了修行者的門檻。

眾人剛剛下了馬車,便有一人從清風書院的深處走出,朝著他們迎面而來。

來人身著一身華麗衣袍,頭戴發髻,腰佩長劍,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行走之間氣質非凡卓然。

若是讓紹京城的花魁們見了,怕是要紅著臉夸贊一聲,好一個翩翩君子,玉樹臨風少年郎。

此人緩步走到上陽學宮的眾人跟前,朝著白子良和蘇玥行了一禮,恭敬道:

“晚輩裴長風,見過二位先生,特奉書院大儒的吩咐,在此恭迎上陽學宮的諸位同袍,文會已是快要開始了,請二位先生及諸學子隨我來!

隨后,裴長風側過身子,伸手做出了請的姿勢,白子良和蘇玥兩人先后點了點頭,隨后邁開了步子。

林知白幾人走在人群的最末尾,他指著前面正和白教習談笑風生的裴長風,對秦陌等人叮囑了一句。

“此人萬萬不可小覷,今年才十七歲,便已是獲得了清風書院賜予的君子頭銜,可以說在十年之內,必成大儒!

“世人都說,這青天大陸近百年來匯聚的才氣,裴長風一人便獨占了八分,其余所有讀書種子加起來,也才勉強占了兩分而已!

聞言,葉天瓊不屑的冷哼了一聲,而秦陌著重看了裴長風一眼,心中不免有些驚詫。

年僅十七歲的君子,怪不得能得世人如此高的評價,雖說儒家只需苦讀書便能養出浩然正氣,不用像武夫那般整日里打磨筋骨,但能成就君子的,絕不是運氣使然。

走不多時,眾人便被引著來到了一處寬闊的廳堂,尚未入內,便聽得內里有人吟誦詩詞歌賦,時而可聽到“善”、“大善”之聲。

待得入內之后,秦陌瞧見廳堂里邊有約莫百人的樣子,俱都席地而坐,分列兩側。

而在正對著大門的上首處,則是坐著四名看起來很是和藹的老者,面前桌案上有美酒佳肴,身旁有年輕美婢伺候。

廳內忽的雅雀無聲,清風書院的弟子們都扭頭看向了門口的眾人,不少人嘴角都扯出了一抹譏諷的笑容,仿若在看一群癡傻的猴子。

秦陌等人都被這種異樣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就在葉天瓊想要開口罵人的時候,前方忽然傳來了一陣爽朗的大笑聲。

“哈哈,是上陽學宮的諸位學子們到了!

四位老者中左側的一人被身旁伺候著的婢女扶起身,鞋子也不穿,赤著腳便走了過來,一把抓住白子良的胳膊,紅光滿面道:

“子良兄,你我二人可是許久未曾見了!

“慎遠兄說笑了,明明去年的這會才剛剛見過,難不成,慎遠兄已經年歲大到如此健忘的地步了?”

白子良皮笑肉不笑的暗諷了一句,他身為六品武夫,實力極其強悍,可越階戰七品大儒而不落下風,自是底氣十足。

常慎遠那張老臉頓時微不可查的抽搐了幾下,眉眼之間閃過一抹陰霾。

奈何,他也知道自己跟白子良之間的差距,雖是六品大儒,卻根本不夠人家一只手打的,此時也只能用笑容來掩飾尷尬,連忙揭過此事不提。

“走走走,子良兄,你我二人今日可得坐下好好敘敘舊!

白子良點了點頭,并未得理不饒人,而是見好就收,和蘇玥兩人一塊坐在了上首的位置,不過卻是身處四位大儒下方。

而學宮內的十名弟子,則是被裴長風安排在了廳堂席位的末端,最靠近大門口的地方。

葉天瓊本想說些什么,卻被秦陌硬生生的拽著坐了下來,他憤憤然道:

“大哥,你為啥攔著我,小爺又不是來這兒受氣的!

“天瓊,別急嘛,你不懂,這坐后面啊,自有后面的好處!

秦陌賣了個關子,并為直言,而是拿起案上的酒杯給兩人倒了杯酒,眼角的余光卻在暗中觀察著廳堂內的書院弟子們。

裴長風的安排倒是正合他意,在這個位置,正方便他觀察四方,好尋找一下那個官宦子弟,今日是否來參加文會了。

而此時大儒們端坐的地方,其中一人環顧了堂內眾弟子們一圈,隨后開口道: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文會便開始罷,我看小輩們都已經等不及了,爾等誰先出題?”

聞言,常慎遠輕笑一聲,道:“諸位師兄,那便由我來拋磚引玉!

隨后,他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沉吟一會,忽而撫掌大笑。

“拿筆墨來!

投推薦票 /    (快捷鍵:←)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快捷鍵:→)    / 加入書簽
章節有誤,我要:報錯
X
Top
婷婷夜色福利网